北粮南调!谁是我国第一产粮大省?

2021年,全国粮食总产量68285万吨(13657亿斤),比2020年增加1336万吨(267亿斤),增长2.0%。

从省市分布来看,全国产量最高的3个省份分别是黑龙江、河南、山东,3省粮食总产量占全国的30%左右。

我国共有13个粮食主产区,除了东北三省,北方还有河南、山东、河北、内蒙古等省份,南方则有安徽、江苏、四川、湖南、湖北、江西等6省。

北方7个粮食主产区,2021年粮食总产量达到6831.18亿斤,占全国50%左右,堪称半壁江山,而这7个省的总人口为3.98亿,占比为28%。

作为主要的“黑土区”,黑龙江一地粮食产量占了全国的11.5%,三大粮食作物玉米、水稻、大豆产量均居全国之首,相当于广东的7倍。

虽然黑龙江整体经济实力位居全国末位,2020年全省GDP仅为1.37万亿,不到深圳的一半,但在粮食安全上的重要性却是无与伦比的。

衡量一个地区的粮食对外贡献量,除了看能否自给自足外,还要看有多少粮食输送到别的地区。

我们用总体的人均粮食消费量进行简单估算,同时不考虑各省粮食结构的差异,得出各省的粗粮食自给率。

世界粮农组织认为,人均400公斤即可满足营养均衡,这是最低需求水平。以底线数据进行衡量,可得出各省最高的粮食自给率,而实际粮食自给率明显低于这一数字。

这里的粮食消费量,既包括以大米、小麦等为代表的直接口粮,也包含肉蛋奶生产背后的间接粮食消费量。

一半的省份难以自给自足,既包括广东浙江福建等经济大省,也包括京津沪渝4大直辖市,以及青海、广西、贵州、西藏、陕西等西部地区。

这其中,广东等经济大省,由于耕地资源不足、人口持续涌入以及工业化发达,粮食产量无法覆盖基本需求,需要持续从外地调入粮食。

官方数据披露,2019年广东省粮食产量为1240.8万吨,消费量约达5125万吨,全省净调入粮食量超过3880万吨,缺口超过75%。

同时,考虑到部分省份虽然粮食自给率相当高,但由于粮食总产量不高,能对外调配的数量就相当有限;

而有些人口大省,虽然粮食总产量相当高,但主要用于自给自足,能对外调配的可能也不多。

部分省份虽然粮食自给率并不低,但由于粮食总产量不高,能用于对外调配的数量同样不多。

在古代,南方一直都是我国粮食的主产区,南方粮食借助运河抵达京城等北方地区。而“苏湖熟,天下足”、 “湖广熟,天下足”的说法广为人知。

然而,近年来,局面全面逆转,北粮南运取代南粮北调。北方农业大省渐次崛起,南方多个鱼米之乡从农业转向工业生产,粮食无法自给。

根据《瞭望》杂志的报道,近年来全国粮食产区出现萎缩、粮食调出省持续减少,2003年全国有13个粮食调出省,2008年减少到8个,目前仅剩黑龙江、河南、内蒙古、吉林、安徽5个省区。

根据第一财经提供的数据,黑龙江粮食总产量、商品量、调出量分别占全国的1/9、1/8和1/3。

可以说,国人每9碗米饭,就有一碗来自黑龙江,黑龙江是名副其实的“中华大粮仓”。

河南每年的粮食产量,不仅养活了近亿的常住人口,每年还向省外调出原粮及制成品600多亿斤,是全国第一小麦调出大省。

许多人对内蒙古的印象要么是草原辽阔,要么是戈壁沙漠浩瀚。事实上,内蒙古地跨东西两极,地理环境多样,既有大草原也有大沙漠,同样也有以河套平原为代表的肥沃的原野。

2021年,内蒙古粮食产量高达3840万吨(768亿斤),位居全国第六。

而根据此前数据,内蒙古的净调出量从2015年的30亿斤增至2019年约200亿斤,翻了6.72倍。

2021年,安徽粮食总产量4087.6万吨,反超吉林,位居全国前三。其中,每年调出粮食1000万吨(200亿斤)左右,主要供应浙江、福建、广东、上海等地。

中国地大物博,地理环境多样,不同省份资源禀赋不一,在国家规划中的定位不同,贡献同样有差别。

广东江苏浙江产业经济发达,内蒙古山西新疆等地资源充足,黑龙江吉林河南等地农业发达。

广东为中西部和东北地区,支援了大量的财政和养老金。(查阅《中国高铁第一大省,再次易主》)

2021年,北方7个粮食主产区产量占据全国半壁江山,而东北三省占比则超过1/5,为我国粮食安全发挥了压舱石的作用。

内蒙古山西等资源大省也向全国支援了相对廉价的煤炭等资源,同样也是对外供电输电的主力,这在《谁是发电量、用电量最大的省市?》一文中有详细论述。

这正是大国的优势所在,有产业大省,有资源大省,也有农业大省,核心科技能掌握在自己手中,能源和粮食安全同样能掌握在自己手中。

所以,正如不应低估广东等东南沿海大省对全国财政和养老金的贡献,同样不应忽视北方省份对于粮食安全的贡献。

立足于全国一盘棋的思维,放弃地域偏见,才能看到大国大省背后各默默的付出和贡献。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